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創新創業 > 創業典范

96年女大學生在校創業,獲上千萬融資

來源:青年創業網發布時間:2019-01-01 12:22:48

 2015年,秦昱瑩還在讀大二。把陌陌、探探等App都玩遍了的她,對各種以“約”為驅動力的社交軟件開始感到乏味。

  這年9月,她和8個小伙伴一起,做了一個叫“概率論”的公眾號,幫自己的社團做一些小的線下社交活動。

  2016年5月21日,在這個被賦予“我愛你”的寓意的日子,“概率論”上線了第一次“一周CP”活動,讓資料契合度較高的兩個陌生人,在1周時間里完成為對方唱一首歌、叫一份外賣等異地情侶間會做的事,并拍照(截圖)發到微信群中,讓活動的組織者和其他參與者見證,很快成為刷屏的情侶匹配社交活動。

  此后,“一周CP”經過多次迭代,一次活動最多有近4萬人參加。去年年底,“概率論”公眾號粉絲超過了100萬。

  2016年底,“概率論”獲得了青銳創投的數百萬人民幣天使輪投資。2017年11月,“概率論”又完成Ventech China數百萬美元的Pre-A輪融資。

  現在,秦昱瑩在上海海洋大學的同學們,多數還在準備簡歷和面試,而她已經憑著自己因興趣而做的公眾號,拿到了上千萬人民幣的融資。“概率論”的粉絲目前已經接近兩百萬。

  96年女生在校創業,獲上千萬融資

  為什么別人在陌陌、探探上能讓一群小姐姐和自己熬夜聊天,你自己發微信給喜歡的妹子,妹子只會回你一句“我準備睡了,晚安”?

  以無聊、荷爾蒙為生產力的社交產品,能幫少數自帶社交天賦銘文的人拓展其社交渠道,提高撩妹的效率。但對于很多不會撩的人來說,雖然多了和妹子聊天的渠道,但聊天的門檻,破冰的難題依然存在。

  對秦昱瑩來說,自己并沒有什么社交劣勢,但也算不上是什么外向開朗的人。與其說善于跟人打交道,不如說,善于分析把自己和周圍的人。畢竟陌陌的老板唐巖這種在BBS上就能和女網友聊好幾年的人中龍鳳,并不多見。

  小學的時候,秦昱瑩更像是一個假小子,跟男同學打架,能頂撞老師,把自己的女老師說到哭。父母被請到學校后,跟秦昱瑩說,等你上初中了就要收斂一點,不要再打架。

  初中開始,秦昱瑩試著控制自己的驕傲放縱,克制放飛自我的念頭,小心翼翼地與身邊的人溝通。

  “內向的人其實是更會社交的,因為他們更容易感受到周圍人的情緒變化,只是很多時候,他們因為性格的原因選擇了沉默,而不是對他們感知到的情緒給予反饋”。秦昱瑩嘗試改變自己的性格后感嘆到。

  大學時,秦昱瑩把陌陌、探探、無秘等各種社交應用都玩過一遍,但沒有一款讓自己滿意。對秦昱瑩來說,社交中一個有意思的點就在于能認識各種各樣的人,讓自己不斷接觸到新的東西,刷新自己的認知。而以“約”為驅動力的社交產品,用戶間的話題難免乏味和無聊。

  2015年9月,為了幫自己的社團做一些線下活動,而且讓其他同學的社交需求得到滿足,秦昱瑩和8個小伙伴一起做了“概率論”公眾號,起初只是作為參與者報名的一個渠道。11月開始,秦昱瑩和團隊開始在公眾號推送有調性,暖心的情感文章。

  “如果要撩我,請你認真地撩”、“他求婚成功了,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”有調性,又能直擊人心的內容,幫助“概率論”收獲了一批死忠粉。

  2016年情人節,概率論組織了一次“世界單身狗”的活動,把數百只單身狗拉到一個微信群里,秦昱瑩和團隊作為“房主”的角色,組織發言,活躍群里的氣氛。雖然活動當天效果較好,但之后因為沒有持續穩定的話題,群也慢慢冷了下來。

  之后,秦昱瑩和團隊也一直在用“頭腦風暴”的方式想一些有意思的社交游戲。有一次,一名女生無意間提了一句“好想談一次戀愛”,團隊就開始思考,如何設計一個滿足這類有“談一場戀愛”愿望的年輕人的游戲。

  2016年5月21日,“概率論”上線了第一次“一周CP”活動,讓對愛情有期望的男生女生能夠遇見彼此。結果“我們談一場一周就分手的戀愛好嗎?”吸引了大量用戶參加。這第一次活動,共有上千名參與者,取得了刷屏的傳播效果。

  再這次活動取得意外的成功之后,“概率論”還對“一周CP”進行不斷的迭代,設置更多好玩的任務,讓匹配成CP的兩人在微信群打卡完成。參加活動的人也越來越多,最多的一次,共有接近4萬人參加,“概率論”的房主們一共拉了200多個微信群。

  一次。一位“概率論”的用戶主動找到秦昱瑩,稱自己是青銳創投的投資經理,希望投資概率論。為了讓概率論正規地運營,秦昱瑩在2016年9月注冊了公司,之后在2016年年底,“概率論”獲得了青銳創投的數百萬人民幣天使輪投資。2017年11月,“概率論”又完成Ventech China數百萬美元的Pre-A輪融資。

  95后做活動也有產品概念,品類已達20個

  兩個人在一個電影的興趣小組里聊天,告訴對方我喜歡《肖申克的救贖》,對方說我也喜歡,然后呢?

  “對于一個二三十歲的人來說,很難在某個領域有特別深入獨到的理解,我們對電影、音樂、旅游的興趣,并不能讓兩個人持續地打開話題”,秦昱瑩對創業邦談到。

  最初,“概率論”通過興趣愛好對用戶進行匹配,但秦昱瑩和團隊發現,興趣匹配這件事并不靠譜,很多人進了興趣小組之后,更多的問題反而是,你是哪里人。而且,電影、音樂、旅游這類興趣群里,有30%左右的人是重合的。

  人類是一種群居動物,對社交的需求算得上一種天性。

  “更高級的哲人獨處著,并不是因為他想孤獨,而是在他周圍,他找不到自己的同類。”

  ——尼采

  而在社交中,偏嚴肅的話題不能讓雙方很好地放松,也很難持續下去。在秦昱瑩看來,與同事間的摩擦,晚上吃什么這類幾乎所有人都會遇到的問題,聊起來會更輕松。而以這些日常的話題再深入了解彼此,發現對方身上有意思的地方才是更有效的社交。

  “社交的樂趣就在于,你是A樹林的猴子,我是B樹林的猴子,我們溝通之后發現,雖然我們吃的樹葉、水果不一樣,但你的生活方式也挺好”,秦昱瑩告訴創業邦她對社交的理解。

  在放棄以興趣愛好做匹配后,“概率論”僅以性取向、年齡、所在地等基本信息作為匹配依據,把更多精力花在設計新的任務、提高房間(微信群)的活躍度上。

  同時,從“一周CP”剛上線后不久,秦昱瑩就意識到,“一周CP”并不是一個可以持續的產品,參加過活動的用戶,很大程度上會失去再次參加的興趣。所以,概率論還設計了“世界上的另一個我”、“一月筆友”、“角色情報局”等活動。目前,概率論已有20個品類以上的社交活動,上千個社群,用戶50%以上的是19-23歲的北上廣年輕人。

  在設計社交活動吸引用戶的同時,也通過優質的情感、青春類文章來沉淀用戶。“概率論”的文章風格與二更類似,抓住目標用戶的心理需求,以取得其共鳴,每篇文章的閱讀量基本都在10萬+的水平。

  對于如何實現商業變現的問題,秦昱瑩表示,目前團隊正在設計新的社交活動產品,會在完善后向用戶推薦,在形成與模仿者的壁壘后,再考慮變現。 


Copyright ? 2018 山東人才就業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:智順網絡
六合图库2019